Videos

Blogs

戈登兴格莱长老亲自向数百位传教士的双亲打电话

当保罗麦克奈伯在日本传教时,他在一个传教士会议里遇见戈登兴格莱长老。他记得之后成为使徒的兴格莱长老的仁慈:当我在一九七○年代中期到日本传教时,我遇见戈登兴格莱長老一次。在一个特别的会议里对传教士演说后,他说他回美国家后会打电话给我们父母,祝福他们圣诞节快乐,并传递简短讯息。(在那个年代,传教士在整个传教期间,不能打电话给家人或朋友。)我之后向前去和他说话,并告诉他我的父母不是后期圣徒,也不喜欢教会。我给他我父母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和一些可支付电话帐单的费用。他对我非常的友善。...

戈登兴格莱会长:回顾和葬礼

在后期圣徒会议中心的先知厅里,戈登兴格莱会长之两日回顾展的第一晚吸引了成千的访客。一个崇敬的气氛遍及会议中心,在那里他们表达对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第十五位辞世先知的爱。 今天二月一日,兴格莱会长的回顾展,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七点持续在后期圣徒大会堂开放,地点是盐湖城北圣殿路六十西街。 先知的葬礼被安排在星期六的上午十一点于会议中心举行。将近两千一百个座位的门票从早上九点开始可以在圣殿广场北门索取。其他在圣殿广场里旧大会堂和小会堂、会议中心演出厅以及位于南圣殿路十五东街的约瑟斯密纪念馆的票,也可以在北门索取。 閱讀更多...

所有兴格莱会长在总会教友大会的演讲

一九九五年四月 This Work is Concerned with People (Priesthood) This is the Work of the Master We Have A Work to Do Stand Strong against the Wiles of the World (General Relief Society Meeting) 一九九五年十月 当我们聚在一起 Of Missions, Temples, and Stewardship (Priesthood) Stay the...

建筑圣殿

「当我们宣布我们将在丹佛建筑一座圣殿,并选择了一个应建筑的地点时,反对声浪随之响起。我们放弃了那个地点而试另一个。我们再次受阻挠。但是我们已决定勇往向前,付诸我们对主的信任,祂会带领我们完成祂的目标。其他两个替选地也选择好了。在当时,甘会长和罗慕义会长都生病了,我负起这严肃的责任。我问彭荪会长和十二使徒会长,是否和我一起去丹佛,在那里我们与罗素泰勒长老一起检视这两个地区。我分享你我的见证,我们是由圣灵引导而选择那个现在圣殿所在之地……」 (「胜利在券」,旌旗,一九八六年,十一月份,第四十三、四十四页) 閱讀更多 家庭歷史...

圣职印证的力量

「我感谢约瑟斯密和敬爱他,因为神圣圣职的印证力量,使得永恒家庭变得可能并持续。我已经说了很多次,即使在复兴教会的过程中有悲伤、苦难和伤痛,但是复兴的神圣圣职将家庭永恒结合在一起的印证力量,就已经值得一切的付出。」 (「一位敬爱先知的人」,先知约瑟斯密一生和职务的座谈会,百翰杨大学,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二日) 閱讀更多 約瑟斯密...

圣职力量

「我感谢我永恒的父复兴神圣圣职,而使每个人得以奉主,神,即世界救主的名说话 。(教义和圣约1:20)我已经看见圣职在这个非凡教会的治理是多么美好和惊奇的。我已经感受到它流经过我对病人祝福与医治的力量。我已经看见赐予谦卑者的高尚当他们被召唤伟大和严肃的责任。我已经看见当他们带著来自高天的力量和权力说话时,好比神的声音透过他们说话。」 (「我的见证」,旌旗,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份,第五十二页) 閱讀更多 按手...

传教记忆

「我总是记得两个年轻的男子,在我传教的地方服务。一个是巨星。他受过教育。他很聪明。他很机灵。他有一点骄傲。另一个是看板画工。他来自看板商且只受过一点教育,但是他知道他的不足与对主的依赖。当他祈祷时,你知道他正与主说话。那不只是例行公事,而是一种对话。当另一个年轻男子结束祈祷动作的同时,他以经寻求到真实的答案。其中一个祈祷的力量和另一个无力量的差别是多么显著的啊!呼求主。祂已经伸出邀请,祂会回答。」 (Smithfield/劳干 犹他州地区教友大会,圣职领袖讲习,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日)   閱讀更多 摩爾門傳教士的事工...

祷告

「我可以以教会领袖的身分向主求助。我知道我们都是这样做的,但是我们需要多一点的诚挚。没有任何帮助可以像将事情交给主去处理一样……我毫不犹豫的说,我总是祷告得到答案。我知道这事。我也不否认。在这个艰难的时刻,我们必须祈求指引……祷告是我们可获得的美好和神奇的事。美好的是,你不需要是一位天才才能祷告。祂聆听每一个最谦虚的声音。 (Smithfield/劳干 犹他州地区教友大会,圣职领袖讲习,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日)   閱讀更多 祈禱...

我母亲的力量

「自我母亲过世已经将近六年了。那时我只是个大学生。我已经忘记我读得是什么,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月,我对母亲一生的记忆仍历历在目,如同是这几年发生的事。我希望她知道我爱她。我没有常对她说。就像大多数的男孩一样,说出这些字并不容易。她在人生准备享福的时候过世。她最小的孩子已经十岁了,可以说是开始有很多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当她感受到病痛时,她人正在欧洲的旅途中。六个月后她就辞世了。 我回想她葬礼的那个灰色十一月。我们面容假装镇定,忍著眼泪。但是,内心的伤口既深又痛。那个经验让我对失去母亲的痛苦有了更深的体验。...

传教士:超越恐惧的力量

「有没有任何一个传教士从未感到害怕?就我所知没有。我们有时感到恐惧是理所当然。有些人害怕叩门。有些人担心自身的能力。有些人害怕狗儿。有些人害怕宣扬真理。我们所有人都经历过害怕。但是神从未给过我们恐惧的灵。那些是来自魔鬼。当我们意识到这个,我们可以将魔鬼抛在后头,然后带著勇气向前。 神已经给我们力量、爱和健全的心灵。这代表什么?我认为他们代表的是我们召唤的力量、我们圣职的力量、我们讯息的力量;我们对主话语的爱、我们对祂的爱,以及我们对所慕道友的爱;和一个健全的心灵—福音的简单甜美。(传教士训练卫星转播,一九九三年,五月十一日)...

第 1 頁,共 5 頁12345
版權所有 © 2017 戈登.兴格莱 Gordon B. Hinckley。保留所有權利。
禁止擅自轉貼節錄。本站既非由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有時被誤稱為摩爾門教會或後期聖徒教會)擁有,也非隸屬於該教會。本站發表的言論並不代表該教會立場。個人使用者所表達的觀點純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該教會立場。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官方網站請至LDS.org或是Mormon.org。

Pin It on Pinterest